来自 配件设备 2020-08-29 00:32 的文章

工业互联网,制造业的春天? - 行业分析 - 资讯

作者:
浙江工程网

移动互联网的转折点已经到来,工业互联网时代已经接过了这根大棒,它正以光速向我们奔来。

如果说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制造业是为别人做婚纱的灰姑娘,那么工业互联网的风暴表明她终于等到了王子送来的玻璃鞋。

“咸鱼”也翻了

“高耸的烟囱日夜冒着黑烟,闻起来很难闻;黑心管道恶意排放不同颜色的污水,极其肮脏;成排的工人在没有灯光的情况下重复装配线上的工作……”

在前工业时代,在大力发展经济的同时,给制造业打上了“脏乱、污染、危险、剥削”等一系列的烙印。即使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工人待遇的提高,制造业仍然处于工业轻视链的底部。在高科技和互联网技术起飞的时代,资本、人才甚至市场都鄙视并彻底粉碎了制造业,以至于十多年前美国等工业强国提出了“去工业化”的口号,让世界开始质疑:工业/制造业真的不再重要了吗?

真理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2008年金融危机后,美国呼吁“制造业回归”,并制定了一系列发展战略。到目前为止,全球工业互联网的浪潮足以证明制造业,尤其是先进制造业,是国家的存在。从舰船军工到半导体螺丝;就神舟航空而言,就智能手机而言,没有一款能脱离制造业的技术娴熟和生产灵活。

有了“工业互联网”这一全新的身份,我们将回到工业舞台的C位置,制造业将带着高科技和人才回归。

工业互联网,制造业的春天? - 行业分析 - 资讯中心 - 工程机械信息网

2018年,随着互联网行业的光环变暗,制造业也迎来了人才大战的首次逆转。据脉动数据研究所2019年发布的《2019人才迁徙》报告数据显示,今年互联网人才更愿意转行,在简历最多的行业中,制造业、金融、房地产和服务业也挤进了前五名。

此外,互联网技术和人工智能的融合与祝福,新旧动能的结合,使全球先进制造厂商焕发出勃勃生机。其中,工业互联网的领导者通用电气以“云计算物联网”为战略核心;网络设备的领导者思科的游戏是连接网络,加强“云集成”(云平台雾计算);3C电子制造业之王富士康更注重一切,其组合拳是“云动智能网络机器人”(云计算、移动终端、物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高速网络、机器人)。

你可以做很长时间

曾几何时,当谈到工业互联网时,必须用“我怎么比predx更好”和“我想成为中国的predx”来形容。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GE)作为第一个在工业互联网上吃螃蟹的人,由于其发展历程和著名的“Predix”,已经成为工业互联网行业不得不说的“秘密”。

通用电气在2012年率先提出了全球工业互联网的概念,在2013年推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产品Predix,并在2015年在全球成立了新的业务部门——通用电气数码。Predix作为明星产品成为该部门的核心资产。截至2018年7月底,通用电气被曝出售包括Predix在内的数字资产,这导致该行业陷入混乱和悲伤;直到12月中旬,一个新的工业物联网软件公司(IIoT)才被宣布运行著名的Predix。迄今为止,Predix的光环已经消失。

作为全球行业的标杆之作,Predix是否真的能从堕落到自力更生,还不清楚,但它的曲折一方面显示了工业互联网平台的基础、战略和重要性,也反映了它的长期性、复杂性和艰巨性。

CCID智库信息中心工业互联网研究室主任袁小青认为,“工业互联网平台需要10-1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它

综上所述,工业互联网的建设是“当务之急”。从这个角度来看,看一看富士康刚刚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的抄本自然是有道理的。富士康是一家a股上市公司。

根据3月29日工业富联发布的年度报告,2018年收入为4154亿元,净利润为169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7.16%和6.52%。经过对收入构成的仔细分析,通信和云网络设备制造业仍然占据绝对优势,代表转型方向的工业互联网业务对收入的贡献没有得到清晰体现。

工业互联网,制造业的春天? - 行业分析 - 资讯中心 - 工程机械信息网

对此,一位熟悉产业富联的券商行业分析师表示,这是由产业互联网建设的长期性和艰巨性决定的。“工业互联网在整个行业中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现在谈论赚钱还为时过早。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但毫无疑问,工业互联网已经达到了帮助工业富联省钱的目的。”

事实上,如果我们从产业的角度进行横向比较,在2018年席卷各行业的经济寒冬下,这份《产业富联》的成绩单已经很亮了,依然稳稳地站在行业的前列,现阶段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实际上给产业富联带来了一定的好处。

在富联实业招股说明书中列为交易对手的公司中,共有三家a股上市公司,即公瑾股份、常颖精密和徐欢电子,发布了2018年官方年报。比较后发现,从盈利能力来看,产业富裕的合资企业收益规模和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都远远领先,净利率水平优于其他三家公司;从增长能力来看,产业富裕合资公司的增长率领先于三家公司,在1000亿元的规模中实现了17.16%的高速增长,而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增长率优于两个负增长公司,稳步增长至6.52%。在成本控制方面,富联实业是唯一实现销售、管理和财务费用同比下降的公司。

据《东方财富》APP统计,富联实业2018年全年销售费用为17.91亿元,同比下降0.09%;管理成本43.52亿元,同比下降3.12%;财务费用下降3.241亿元,同比下降137.90%。作为成本的三个重要组成部分,工业富联的销售、财务和管理支出三项指标同时下降,这代表着其成本控制能力的进一步提高,也反映了工业互联网在管理和运营上的初步成功。

作为富士康的“精英力量”,工业富联已经从庞大的代工业务中脱颖而出,而这把剑指的是2018年6月成功上市的工业互联网。其主要业务是通信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精密工具和工业机器人设计和制造服务。致力于提供以工业互联网为核心的产品设计、制造和服务技术,协助智能制造的产业转型。

冥想,然后加强

工业互联网行业是热的和冒泡的,但它的有效性飞得很慢。

在这个习惯了快节奏互联网的时代,大多数观众总是感到困惑,甚至开始质疑这种拥有数万亿市场和数倍于消费互联网的好处的所谓工业互联网是否是一个“假窗口”,是否会带来春药一样的速效,或者春天万物复苏。

纵观消费互联网的世界,基于平台的生态可以说是在各行各业遍地开花。淘宝、JD.com、滴滴、Airbnb和美团在中国有着巨大的2C市场,近年来通过复制发展壮大,赢得了国际知名企业的行列。

与消费互联网不同,工业互联网对工业沉淀有很高的要求,这决定了它不能简单地照搬这种快餐思维,它已经成为一个惊人的爆炸,并在几年内实现了收益的指数增长。“互联网思维需要工业领域“冥想”的积累和发展,才能做好工业互联网”,一个新的研究方向

国内产业互联网的另一大进入者阿里巴巴云(Alibaba Cloud)最近“打坐”了一步,意识到产业垂直培育的难度,抛弃了原有的“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生态,高喊“整合”的口号,说“阿里巴巴云不是自己做SaaS,而是让大家做更好的SaaS。”虽然有妥协和无奈,但这是当前市场环境下的正确方向。

另一方面,昔日的“天之骄子”通用电气,只是因为不能理解“沉思”的含义,似乎决心要放下线性工业定律,尝试把像摩尔定律这样的魔力转移到制造业中去,并一路取得巨大进步,但却陷入泥沼。此外,一些行业分析师指出,Predix失败的另一个原因是它没有在内部广泛使用,无法与外部应用程序形成闭环。

相比之下,以母公司鸿海集团为首的智能制造服务提供商工业富联(Industrial Fulian)较早提出了“独立自主、造福世界”的发展理念,并誓言要从内到外实现工业互联网的效益和赋权。得益于母公司几十年的技术娴熟和行业沉淀,在过去的一年里,随着深圳“关灯工厂”的成立,富联实业在内部工业互联网的应用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绩,并被世界经济论坛评为“全球制造灯塔工厂”。据报道,它将逐步与外部应用形成一个闭环,并协同发展。

无论如何,工业互联网的发展之路是漫长的,无论是阿里巴巴云还是Predix。只有坚持“脚踏实地,仰望星空”的理念,做好持久战的心理准备,才能把沙子收集到塔里,收支平衡。尽管提升制造业的道路还很漫长,但未来是可以预料的。

友好提醒

本信息的真实性未经中国工程机械信息网核实,仅供您参考。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如已通过本网站授权,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标明“来源:中国工程机械信息网”。


工业互联网,制造业的春天? - 行业分析 - 资讯
标签: 浙江工程在线网